9lporm在线观看视频

如此顺利地进入到了那位黑山老妖的口中,千火心里却有些不吐不快的疑惑。

他是真的很想知道,当这位黑山君感觉到五脏六腑灼痛难耐,拼了命地想要将憋在腹中的那道火流弄出来时,又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心情。

毕竟和其他那些严防死守下才被他趁虚而入的敌人不同,这位黑山君可是没有任何反抗,甚至是极其主动地将他吸了进去的。

如果非要做个比喻,千火认为黑山君就像是逃到最后无处可逃,被他凶神恶煞逼到角落的柔弱少女,而当最后图穷匕见的那一刻来临,他才惊讶地发现,她竟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,甚至还主动自己坐了上来一般奇葩。

轰!

猩红火焰遽然升起,燃烧鬼面显现虚空,将顾判的头颅牢牢笼罩在内。

“还真的是异常顺利的一次杀戮,那黑山神君名头听起来倒是很大,没想到却是个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,更是个不知死活的傻子……”

“不对!吾为什么会感觉到很热?这种火辣辣的灼痛感觉!?”

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袭上心头,千火悚然而惊。

“吾之力量源泉便是可以灼烧万物的火焰,怎么可生出灼痛的感觉!?”

仅仅十数个呼吸后。

静静燃烧的鬼面倏然敛去,顾判缓缓睁开眼睛,打了个满满的饱嗝,又有些惊讶地从口中吐出来一枚圆不溜丢的石子。

骑机车的卡通T恤少女萌萌哒

石子颜色灰红相间,大概和桂圆的体积差不多大小,一直都在不停散发着很高的热量,拿在手上的感觉也相当舒适。

“这也是妖魔拼图的一块碎片?和翎羽指甲鳞片水滴一样的东西?”

顾判有些疑惑地想着,再回忆起刚刚那个黑衣瘦小男子的名字,顿时就明白了几分。

“千水和千火,弟弟和哥哥,如此说来的话,倒是能够讲得通了。”

一个问题有了合理推测的答案,但很快另外一个问题却又涌上了他的心头。

那就是,他还没有任何感觉,这就完事儿了么!?

那位拥有着奇葩强盗思维的千火大人,竟然连个泡都没有冒出来,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吗?

甘霖凉,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他可就亏大了啊……

他根本就还没有亮出斧头,对方就已经嗝屁凉凉了,那么损失的经验值和生命值加成,又到哪儿才能补去?

顾判心中焦急,四下里寻找着那个黑衣男子的踪迹,却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发现。

于是乎,他只能是将陋狗又拎了出来。

“狗子,你说那货是死了还是跑了?”

“回老爷的话,那个货被老爷一口吃掉了,连皮带骨都让老爷吞进了嘴里,只剩下了这么一颗小石子被吐了出来。”

顾判看着眼前出现的那一行血淋淋的大字,喉头一阵涌动,差点儿真的就吐了出来。

他一边继续朝着府邸深处潜行,一边仔细回忆着从黑衣人千火出手,到从嘴里吐出那颗石子的所有细节,忽然间便有一句话在心中悄然划过。

当他被那些火山灰似的东西重重包裹,闻着异香扑鼻,忍不住就想要尝上一口的时候,好像确实听到了那个千火的声音,而且千火当时说了什么来着?

千火好像是说,他是第一次见到主动将其吞食入腹的人。

那么就可以确定,他是真的一不小心就将千火给吸到了嘴里,而且以红炎碧火将它给消化吸收干净,最终只剩下了一枚类似于火山石的东西吐了出来。

顾判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,吃就吃了吧,反正那家伙就是个异类,纵然刚刚现身时顶着一个人的模样,但归根结底,也和其他异类没有什么区别,吃了它,就当吃了一只鸡也就罢了。

更何况在吸入大量火山灰后,烈焰掌欢呼雀跃地厉害,竟然自然而然地就提升了少许威力,细思起来也并不算有多亏本。

他一路疾行,在血书的帮助下一点点寻找着异类存在的痕迹,直至突然间撞破一层看不到的屏障,闯入到府邸角落的那个仿佛世外桃源般的院落里面。

顾判默默站在屋檐下,安安静静听着从里面传出的靡靡之音,一时间都有些不想打扰到里面的那对男女。

毕竟他们是在做自己爱做的事情,正在身心投入其中,肯定不喜欢有人在这个时候闯入进去观战。

但是,谁让这不长眼的陋狗一直在催促他赶紧进去呢?

更何况作为一位合格的领导,能够听取下属的合理建议,满足属下必要的需求也是必备的良好品质之一,因此他还是在旁听了片刻后便直接推门而入,见到了那一床翻滚涌动的被浪。

“出乎吾的预料,除了千水之外,竟然连千火都已经败亡在了你的手中。”

“吾已经决定今夜过后便离开此地,能够

在走之前遇到你这位不在计划之内的人物,倒是没有枉费吾的一番等待。”千眼掀开被子,直接赤脚站在了地上,浑不在意身后还有一个同样不着寸缕的少女,将身体暴露在了冰凉的空气之中。

顾判的目光从少女身上一扫而过,最后落在千眼额头正中那只缓缓转动的猩红竖瞳上,忽然间心生感慨,低低叹了一声,“阁下可是灌江口,二郎真君?”

“吾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,吾只知道,若是能够将你带回去,主上一定会非常高兴。”千眼随手拿起床头的一件长衫披在身上,遮挡住了自己的身体,也将胸口上密密麻麻正要缓缓睁开的眼睛掩盖在内。

顾判思索片刻,忽然间露出一丝笑容道,“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,从何处而来,又要到何处去?话说本人最近确实在寻找可以投奔的明主,如果待遇合适,倒是真的可以加入你们的组织,为了你们的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。”

“你想套问关于吾主上的情报?”千眼同样微笑起来,“那就等吾将你制作成灵媒之体后,你自己面见主上时再去询问吧。”

顾判将目光再次转到后面呆滞坐着的少女身上,开口问道,“我很好奇,灵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。”

“你不需要好奇,因为吾这就会让你亲身体验,何为灵媒!”

噗!

屋内唯一的烛火突然间熄灭了。

刹那间罡风激荡,墙倒屋塌,同时伴以短暂而又惨烈的对撞声,咆哮声,以及撕咬声。

嘭的一声闷响,少女被击飞出去,呆呆跪坐于地,自腰部以下已然消失不见,就连上半身也已经残缺不,横贯着数道通透的巨大伤口。

她艰难抬起仅剩的左手,抹去眼睛的血流,怔怔看着不远处那两个紧贴在一起的身影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