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avmaomiav官方网站

自从李泽轩加入算学馆之后,国子监的一系列风波,基本上都是由算学馆引起,算学馆从一个默默无闻、垫底般的存在,渐渐地成为了所有师生中,炙手可热的话题。算学馆也成为了国子监六学馆中,最活跃的一个学馆。

如今,算学馆的月考,可不仅仅是算学馆的大事,其他五学馆,只要消息灵通的人,都对算学馆的这次月考非常关注,毕竟这次月考的奖励太过丰厚,换算成银钱,差不多相当于上百贯了,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都是一笔巨款。

其他学馆的学生,自然是各种羡慕嫉妒恨,纷纷给自己学馆的博士提要求,希望也能有算学馆那样的奖励制度,这样一来,那些博士、助教们可就彻底遭了秧,当然,其中不乏一些心胸狭小、暗自记恨的人,比如国子学馆的博士崔善友,前两天不止一次找过孔颖达,控诉李泽轩影响学风,恶意扰乱国子监正常的教学秩序,请求孔颖达将这种不遵守规矩的人,赶出国子监。

孔颖达又不是分不清事理之人,他想了想,便以算学馆的考试奖励经费都是李泽轩自费的,而且李泽轩现在是国子监司业,有权稍微改变国子监的相关制度为由,打发掉了崔善友。

崔善友当然不甘心,可是孔颖达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,他不甘心也没办法,或许只能走其他路了。

“嗯,李司业果然治学严谨,学生们考试都很认真啊!”

孔颖达站在门口,往里面瞟了一眼,发现没有一个人东张西望、无所事事,都在埋头认真做题,他不由暗自赞叹了一句,只是下一刻,他脸上的笑容,就突然僵住了,却是他看到了正趴在讲台上呼呼大睡的李泽轩。

“哼!教舍中睡觉,真是有辱斯文!”

孔颖达怒哼了一声,抬脚走了进去,他的步子很轻,大部分学生都没有留意到他进来,少部分学生即便留意到了,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,便继续低头做题了。

孔颖达来到讲台前,非常想狠狠地照着李泽轩的后脑勺来一巴掌,但想了想,觉得不妥,一是怕声音太大,影响到学生考试,二是怕这样当着学生面这么做,会折了李泽轩的面子,影响他日后在学生们心中的威严。

最终,孔颖达想了想,只是轻轻推了推李泽轩的肩膀。

一下,没醒;再推一下,还是没醒;孔颖达只能使了使劲,这下李泽轩终于醒了,他抬头看了看孔颖达,先是懵逼地愣了三秒,然后才反应过来。

粉裙女郎的私生活时光

卧槽,做老师的在课堂上睡觉,结果被正巧路过的校长抓了现行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作为当事人,李泽轩只想说:老孔,你是特地来搞我的吧?少爷我以前可是从来没在上课时间睡觉啊!为啥只睡了这么一次,就被你逮住了呢?

李泽轩呆愣愣了一会儿,刚想开口说话,却被孔颖达用眼神制止。

“跟老夫出来!”

孔颖达低声说罢,便脸色阴沉地转身出了教舍。

“哦!”

李泽轩应了一声,跟了出去。

……………..

“咳,孔祭酒,您老怎么来了?小子刚刚正在冥想一道非常困难的算学题,一时想出了神,有些神游物外,差点就快想出思路了,没注意到祭酒大驾光临,实在失礼哈!”

来到算学馆门前的银杏树下,李泽轩不等孔颖达说话,便开口主动解释道,这个就叫做把握主动嘛!不然让孔颖达先开口,主导了谈话,李泽轩敢肯定自己会死的非常惨!

孔颖达嘴角抽了抽,很想踹这臭不要脸的一脚,但又怕影响到自己堂堂祭酒的形象,只能闷声道:

“到底是在冥想,还是在睡觉,李司业想必比老夫清楚的多,老夫今日前来,只是想提醒你一句,算学馆当下蒸蒸日上,你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,但切不可因为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就沾沾自喜,要知道后面盯着你的多着呢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李泽轩瞪着眼睛,疑惑不解道。

“哼!老夫言尽于此,你好自为之!”

孔颖达本来是打算跟李泽轩好好说道说道来着,却忍不住想到刚刚他在教舍里看到的情景,心里一阵恼怒,直接拂袖而去!

“嘿!这老头儿,今天咋这么大的脾气?莫非他老婆偷人了?啊呸呸呸!想啥呢!”

李泽轩暗自嘀

咕了一句,又回到了教舍。

学生们仍然很乖,没有敢搞事情的,李泽轩坐在讲台上叹了一口气,高手寂寞啊!这时候他真想算学馆里能跳出一个刺头,这样他也就有的玩儿了。

闲得无聊,又没有手机能打发时间,前世他经历过不少大考小考,那时候有许多监考老师,都是一边看着苦逼的学生被虐,一边舒舒服服地玩儿着手机解闷消遣,可惜啊!他这个穿越者,虽然现在的家庭富甲一方,可是也买不到手机啊!

李泽轩只能伏在讲桌上,拿出他让人做的铅笔,写起了。

最近的存稿,消耗的太过厉害,马周已经找他催过好几次稿子了,趁这会儿写写也不错哈!反正他现在有功夫在身,写字速度快的飞起。

于是,算学馆内,就出现了一副非常诡异的一幕,学生们在疯狂地做着试卷,李泽轩这个不靠谱的老师,在讲台上拿着一根木棍,疯狂地在写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Tagged